当前位置:首页 >>> 淫色人妻 >>>
[上一篇:岳母周璐] [下一篇:银行女职员张洁]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471cc.com 加入收藏夹!


我认为,特别是对已结婚了一段长时间的人来说,性幻想在性关系里占有绝大部分。我也绝对信服,许多已婚女性,爱想像各类各样的事情,但在现实生活中,却从来没有不忠於她们的丈夫。

  我们已经结婚近十八年了,也早已进入性幻想阶段。不用说,在我的脑海里,经常会出现梦想玛丽与其他男人在一起的情况,随着岁月的流逝,越想越会使我兴奋。在我们自己的床上,她也很乐於这性幻想,但是一出卧室门它就不存在了。

  在真实的生活中,近来,我有两次享受到这个幻想的真正体验。

  第一次是四年前,我们租了一个星期的渡假屋。天气相当灿烂,我们与孩子们花了大部分的时间耗在游泳池。我们与另二对夫妇成了朋友,经常在池畔坐在一起。

  在第一天下午,玛丽从水中出来,走向我时,我突然意识到,我可以看到她的阴毛露出她的泳装。

  我的第一反应是跟她提醒,但是我阻止了自己,想像着其他男人看着她,然后下身开始一柱擎天。

  当她下一次走进池里,我跟着她下水,在水里看,果然,她的衣服是非常湿透,她的黑毛发清晰可见,但当她离开了水,只花了很短时间,毛发和衣服分开,你就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  多么火热的一周,使我不时全身沸腾,我能够挑出那个男人已经注意到她,和谁是一直眼睛盯着她看,当她从水中刚出来,他们就能有一个享受的视觉。当然,他们包括,我们已结为好友的两位丈夫。

  遗憾地,她的乳房并没有曝光。但是我的第二个现实生活中的经验,有它们的参与 -而且也是发生在我们度假时。

  去年最后一星期,我们在南海岸,租了另一间渡假小屋,只有我们两个人,因为孩子们不再热衷随我们出游,好在,我们也冀望有一些安详与宁静。这里没有游泳池,反正,她也换了一套没有太多暴露的新服装 。仍旧是灿烂的天气,我们大部分的时间跟其他渡假小屋的住客,待在相当僻静的海滩。

  那里大约有十二间度假小屋,多是单卧房的,所以大部分来度假的都是夫妻档,在这一周中,我们大多数人互相认识了彼此,并在附近的村子里的酒吧,共享了一些饮料。

  整周的天气都相当不错,甚至,在停留最后一晚的酒吧打烊时,夜晚很暖和,我们大约有十六个人左右,沿着沙滩路迹漫步回到我们的临时住房。在回来的路上,有人提出了一个午夜烤肉,半小时之内,我们生起了火,有香肠,猪排,牛排和烘洋芋,嘶嘶烤的很愉快。

  大家搜出一些可吃的东西,出现了一些瓶装葡萄酒及罐装啤酒,这一切就形成了一个派对。只是没有音乐或跳舞,但有很多轻松的谈话,玩笑话题越开越淫秽,一次又一次,年轻夫妇会消失在营火之外的黑暗沙丘,大声的以淫语伴奏。

  在一点半左右,啤酒开始供应变得有点不足,玛丽比平常多喝了一些,自荐我去搜抄我们的冰箱,看看有什么我能找出。我拖着沉重的脚步愉快的走回渡假小屋,找出了半打罐装啤酒和另一瓶气泡酒。

  当我回到营火,只有两个人在那里,一对年轻的夫妻─尼克和艾玛。我能听到在沙丘间的跑步和大笑的声音,但我看不到任何东西,所以我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。尼克不是很确定,但艾玛说,当他们从海边散步回来时,她曾听到一些话是关於「猎捕」。当这对夫妇回到时,只看到些男人围在炉火四周,其他人都跑了出去。

  当她告诉我这事,我有一种兴奋奇怪的感觉。就在我离开之前,有人在谈论曾阅读过的一本书,有关十八世纪的法国,当时的地方士绅,在一顿丰盛的晚餐后,会召唤村庄里的年轻女性到城堡,然后驱放她们到森林中,在十分多钟后,贵族绅士们,骑在马背上去追逐,追捕到她们其中之一的奖赏是很明显的……我的嘴发乾,当我想像在黑暗中的沙丘会发生些什么事,我丢下了啤酒离开,试图让我的眼睛习惯在远离了火的黑暗。

  起初,看不到什么,我追随最近的噪音,然后我的眼睛开始习惯了夜晚,我看到偶尔出现的的人形越过沙丘,然后消失於空无黑暗中。

  那边有奇怪的喊叫声,然后是笑声,然后,是很兴奋的,一阵无可争辩的女性尖叫声。我朝向尖叫声的方向,然后推断,如果有人被追到了,那么这将是追捕者要求的奖励 -可惜没有我的份!

  无论如何,合理推论,这不是十八世纪的法国,奖励是不太可能超过一个流口水的湿吻,我不会介意,有一或两个这样的吻,特别是在这周内,我一直渴望,从一或两个我羡慕的别人年轻的老婆身上得到。

  然后,我看到一个身形,绝对是女性!从我的右边,大约五十码的距离,很奋力的向前跑,我也改变方向朝向她小跑。她开始消失於低凹的沙谷里,然后,我看到了,在她身后,很清楚的,两个男人以比她跑的快的速度,肯定就追随在她的身后。

  同样,他们也消失在空无的黑暗中,然后我听到尖叫声,感到震惊,意识到这是玛丽!我马上一个猛劲儿跑上沙丘。我到达沙丘的顶上,本能地,扑下到沙里。

  她站在两个男人之间,每个男人手里握着她的手腕之一。我认出了彼得 -一个看来三十五 岁左右的家伙,从他的棕褐色皮肤,他的穿着,和肌肉发达的身体及一些谈话中判断是一个建筑工人。盖瑞,一个年轻的已婚男人,我和他很少谈过话,他们三个人都呼吸困难的大笑。

  「是的,玛丽。」彼得终於以他深厚的西部的口音说话。「我们抓住了狐狸- 是该惩罚的时候了!」

  玛丽微笑着看着他,点点头。「是,公正的警察,嘿。」她说完,毫不犹豫地将双手搂着他的肩膀,向他臣服的交出了她的嘴。

  当他们热烈地接吻,我的阴茎胀硬的不舒服。起初,彼得是搂着她的上身,然后他放低他的右手,经由她的海滩短裤,捏挤玛丽的屁股。她放松了几秒钟,然后中断了吻,后退了几步,笑得有点颤抖。

  「这对你是一个很好的工作,我已经喝太多。」她咯咯地笑起来。「我只希望艾伦没有找我!」

  她偏过她的脸颊,然后转向盖瑞。他抱住她,相当笨拙地,弯腰找到她的嘴。

  在她的短裤上,她只穿着一件细肩吊带露背装,他似乎不晓得该把手放在何处,最后像彼得一样,放在她的臀部,但不是像他样淫荡的方式。这个吻结束,玛丽微笑着面对他们俩,表现很轻松。

  「这可好。」,她说。「圆满结束我的假期啦!」我的兴奋开始消退,正要现身宣布我的存在时,彼得说:「玛丽,你不要想蒙哄法国爵爷,就这样快速的啄了一下,就算完了。」「但是,彼得,你不是法国爵爷,你是吗?」她说,但她并没有采取任何返回营火地的行动,彼得动作很快,他的手臂又围绕到她的肩膀,他的嘴再次贴近她。这一次,这个吻持续了更长的时间,当他的手落下抚弄玛丽的臀部,她扭动着一点点,但没有推开。

  他们的身体从胸部到大腿压贴在一起,当我想像他的硬梆梆的肉棒压在玛丽柔软的肚子上时,我的鸡巴又迅速坚挺。突然间,玛丽窜出远离彼得,她的手快速伸到背后,及时抓住松开的她的小可爱露背装的蝴蝶结,很明显,是彼得在她被他锁在他怀抱中时,设法解开。

  她的手指,迅速的把肩带两端绑在一起,但是,就在她自己刚要系好蝴蝶结,彼得又再度用他的手臂缠住了她,双手在她背后牢抓住玛丽的手腕。她在他紧握的手里扭动着,但他像铁钳样抓紧她的手腕,慢慢地把她的手拉移开露背装肩带,背后刚捆绑好的肩带又松了。

  「来吧,玛丽,」他沉静和有说服力的说。「来点令人兴奋的,你看,我很亢奋!」他仍然握着她的手,向后退了步,向他的泳裤点头示意,即使从我的观察点,也可以看到因为他的勃起而紧绷隆起的一团。

  「不,彼得。」她说,但我注意到,在他的裤头前面,她的眼神迷离 ,彷佛被施了催眠术。而我也正被在我下方演出的场景迷惑。我知道,我不会去干涉,除非玛丽真的被惊吓 。我猜测,在这一刻,她经历的害怕至少是对应着性亢奋。

  就我而言,我的性亢奋几乎是痛苦的,我在祈祷,彼得能进一步有机会带点运气。

  彼得看了一眼旁边站着沉默的盖瑞。

  「给我们帮下忙,夥伴。」他说。盖瑞看起来有些疑惑,而且玛丽,再次脱口而出:「不,你不能!」

  「继续。」彼得敦促。「她不是那个意思!」

  他再次看着玛丽。

  「你不是,对不对?」,他静静地问。

  「我有其他的选择吗?」她说,抬头看着他,好奇的表情在她的脸上。

  我突然意识到,她需要感到无能为力,被胁迫 。她是想更进一步做,但她想保持她是无辜的 。但我怀疑,彼得是否也体会到这一点。

  「好了。」彼得说。「你可以尖叫。」

  玛丽笑了起来,颤抖着,用非常低的声音地发出了一声很柔声的尖叫。

  「我不认为别人会听到,」她用一个小女 孩的声音说。然后,她颤抖着喘息,望着沙滩。

  彼得向盖瑞点点头,他跨步上前迟豫地以他修长的手指,抓住玛丽的露背装吊带的两端。

  他轻轻地把它们拉开,当他这样做时,彼得松脱了玛丽的手腕。

  当她的露背装落在沙滩上,她的手臂垂在她的两侧,露出了她的坚挺的胸部,呈现在彼得欣赏的目光下。

  「哦,玛丽。」他吸了一口气。她的眼睛先上瞟盯着他的眼,片刻,又低头注视下她自己的乳房,然后才又再回到他的脸上。

  他慢慢地抬起手,竖起了大拇指顺着她饱满坚挺乳头搓磨,她闭上眼睛,摇晃了一下,然后又恢复了平衡。

  「这很舒服。」当他用双手掌托着她的两个乳房的重量,把她直立的乳头,放在手指和拇指之间轻轻地捏挤,她倒吸一口气,低声说。

  在她身后,盖瑞上前,双手轻轻握住她的腰,低下头去亲吻她的脖子和肩膀之间的窝。这窝我知道是一个敏感点,她不寒而栗的兴奋也传送出给这两个亢奋的人。

  我口乾舌燥地看着,耽溺其中,非常接近高潮。我不禁回想,上次我这么欲火焚烧,是在我们刚发生性关系的前几周,因为那时玛丽的乳房和身体对我是很新鲜,就像目前的两个男人正在探索他们的新奇一样。

  现在她背斜靠在盖瑞支撑的胸脯上,彼得低着头,他的舌头正逗弄着她的一个乳头。她的快感呻吟声变得越来越不克制,当彼得拉着她的右手,把它放在他的胯裆前,她的手并不畏缩的沿着他的勃起的长度触摸,然后她的手指绕握住它,轻轻地搓捏它。

  见此情景,盖瑞也拿起她的另一只手,也把它拖到他的胯裆上,也一样,她圈着手指罩着他的阴茎和睾丸。盖瑞的另一只手爱抚她那另一个空着的乳房,手掌完全覆盖着,也用他的手指和拇指之间搓动着她的乳头。

  到现在为止,玛丽的头向后斜靠着,她的眼睛闭着。口张开着,呼吸沉重,她的手不断地在她的猎物勃起的柱子上移动,挤压和搓揉它们。我的肉棒硬梆梆的让我痛苦,我只有使上超人的意志力,让我的手,不要去碰它。

  下一步的行动可能是不可避免的,但即使如此,它还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感觉,我看到了彼得的手移向玛丽的紧身海滩短裤前面,他的手指轻轻地抚摸她的大腿内侧的顶部。我看到她对开始的第一次试探性的接触,本能地后缩,但盖瑞明显的紧抱住她,在彼得的手指坚持下,慢慢地,玛丽放松了,他的探测手指尖顺利地滑进短裤紧紧的衣料下。

  我只能想像他现在触摸到哪里,像是我自己几乎可以感觉到,轻微的潮湿已渗透出她的小内裤,跟他探路的指尖沟通。

  就只可见到他露出的手背,在同一时间,玛丽哼出了一声矫喘,我知道他已经协商通过她最后轻薄的屏障,他的手指滑过她繁茂的萋萋芳草,亲昵地抚摸着她的湿濡,温润的桃源蜜洞。

  而现在,她真的试图抗议。「不!彼得,拜托了!不要!不要在那里!」然后,再次她倒吸一口冷气,她的抗议改变成恳求。「哦,彼得, 不不不不要!」但是,尽管她的话,她的腿现在已经张开,她把自己压贴在,现在,已经完全消失在她的短裤内的手。

  玛丽的双手正虚晃无力的推挤着彼得强有力的肩膀,但她的请求和抗议又穿插带一点快感的喘息。带着罪恶感的羞耻,我再度说服了我自己,不要去干预。

  当盖瑞,不可避免地,将他抱着我老婆的上半身,轻轻地平放到沙滩上,我饥渴地观看着。

  当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从扭动的玛丽发出一个新的抗议,但是把她的肩膀放置在松软的沙滩上,盖瑞把他的手放在它们上面,跪在她的身后,很容易地抱着她。

  同时,彼得的手从玛丽的短裤里出现,双手抓住了裤腰。

  「噢,彼得,不要,你一定不可以!」她哀鸣着说,但她的声音仍然很低,彼得笑了起来,他轻轻的把她最后剩下的衣物,从她的扭动着屁股上往下脱。

  当她乌黑的阴毛三角形的顶部开始出现,我看到了彼得的嘴,开始形成一个「O 」,然后,突然间,玛丽停止了挣扎。她甚至稍微抬起了她的臀部,使压在下面的短裤和内裤易於通过,这样彼得就很轻易地将它们滑过她的大腿和小腿脱了下来,直到,可怜地,被抛置在沙滩上。

  沉默了片刻,两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微微张开,静静不动的大腿之间的华丽黑森林了,然后盖瑞喃喃自语:「哇!」

  彼得,他第一个脱去他的短裤。当他脱下他的紧身泳裤,一脚踢开,他粗短的阴茎,向上弹翘了起来。他赤裸臀部的白色的线条,与他深褐色健壮强悍的身体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他跪在玛丽分开的小腿之间,用他的手支撑自己,探身向前。

  我等待着为玛丽再一次争扎,抗议,但是,令我惊讶的,会让心脏停止的兴奋,当彼得低身慢慢地爬向她身上时,我看到了她的右手向前伸出。片刻后,我看到他停了下来,瞪在他的胯部,玛丽的手指正绕握住他的坚挺阴茎。

  如果我要阻止,我现在就必须要做,但我窒息的兴奋,使我实际无法讲话或移动。我静静地趴在沙滩上,我的心脏如打雷般砰砰地跳。

  当他的龟头舒适地贴偎在她的温暖,湿润的阴唇间,她发出些喘声,然后彼得长驱直入引发她一声尖叫。她的大腿盘绕夹紧他的腰,她的脚踝锁在他背后,他的屁股前后摇动,他的阴茎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的进行活塞运动。

  她欢娱的叫喊声对我是非常的熟悉,但当她赤身裸体,在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里,扭动着时,我听到它们,又是难以言喻的兴奋。当我往下看到现场,我无法再克制自己。我把手伸入裤裆,释放出我自己悸动的,挺直的肉棒,我跪在沙滩上,自慰。

  盖瑞,也已失去了控制,也掏出他的阴茎。他试图喂到玛丽的嘴里,她尽力而为,但她能做的,就是将他的龟头含在她的嘴唇里,并尽量保持住它。盖瑞将他的手握绕住自己的阴茎,起劲地抽动,很短的时间后,他呻吟着,转过身,双膝在地,我看到一束浓厚的白色精液从末端喷射而出,到沙滩上。

  后来,玛丽身体开始紧绷,向上挺着她的屁股,深深锁住彼得埋在她里面的,从她高亢的喘息声,我知道,即将开始带领她穿越过她的性高潮。

  彼得明显的也感觉到他也要到了,也一样,最后用力一插,他的鸡巴深入到她里面,他的嘴唇紧紧吻住了玛丽的,窒息了她欲仙欲死的呼喊。然后,他也变得僵硬,因为我看到他的背部的肌肉突出。我内部的火山也跟着爆发,也喷出到沙上。

  当我回过神来,我凝视着沙丘的凹唇。

  盖瑞已经穿回了他的短裤,彼得和玛丽面对面并排躺着,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屁股。然后,他俯身向前,轻轻地,吻了下她的嘴,站了起来。找回他的短裤,他迅速穿起,然后也帮忙找回了玛丽的吊带露背装和短裤,当她站起来,帮她把它们再次穿回。

  没有人说什么,盖瑞显得有些尴尬,但是当彼得把玛丽的上衣递还给她时,他连忙伸手去紧握挤压几下她的乳房,然后把她揽在怀里,拥抱了她。她也回抱了他,然后赶紧把她上衣穿了回去。他们从我的右边方向走出,三个人手挽手离开了沙丘,回到营火旁。

  在我平静下来之前,我又待了十分钟,才往回走去,急需补充大量的饮料。

  至今,我仍常会回想到那个夜晚。我从来没有向玛丽提过,她也没有对我说过,但是,相信很快在一段的时间之后,我会说服她为我再重温一次,让我再一遍感觉那会令心脏停止的兴奋!

  「全文完」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471cc.com 加入收藏夹!

[上一篇:岳母周璐] [下一篇:银行女职员张洁]